自動駕駛大規模爆發前夜,最早布局的軟銀為何選擇離場?

全球自動駕駛領域大規模爆發前夜,軟銀卻選擇離開自己最具實力的選手。

日前,通用汽車宣布,將以21億美元收購軟銀愿景基金一期在自動駕駛初創企業Cruise上所持的股權,并替代軟銀愿景基金繼續投資Cruise 13.5億美元。交易完成后,軟銀不再持有Cruise任何股權或收益權。

Cruise是Waymo在自動駕駛領域最強大的競爭對手,軟銀愿景基金一期是Cruise的最大財務投資方。2018年,在通用汽車以10億美元并購Cruise的兩年之后,軟銀愿景基金一期在通用的背書下向Cruise投資9億美元,并承諾還有第二筆13.5億美元會在Cruise啟動舊金山的商業化服務后到賬。通過這筆當時自動駕駛領域最大的單筆投資,軟銀擁有Cruise公司近20%的股份。

Cruise已經累計完成了超過60億美元的融資,估值達到390億美元。

今年2月1日,通用汽車對外官宣,Cruise將準備在舊金山推出自動駕駛Robotaxi商業乘車服務,可軟銀承諾的第二筆投資并未到賬。

軟銀為何決定現在賣掉Cruise股份尚不清楚,但業內認為原因有二。其一,軟銀資產的急劇下滑給孫正義帶來了不小的壓力,Cruise股份所釋放的豐厚利潤正是軟銀所需,愿景基金對Cruise投資的9億美元升值到21億美元,軟銀想拿著賺到的12億美元離場;其二,Cruise與通用汽車在未來的發展方向和IPO選擇上一直存有分歧,Cruise當初同意被通用收購的條件之一就是保持自身獨立性,軟銀的存在保障了這一點,通用希望踢軟銀這個強援離場,以便自己決定Cruise的未來。

All in自動駕駛

孫正義對出行賽道的癡迷源自對自動駕駛的看好,他很早之前就表示,“不管發生什么,自動駕駛汽車都會到來。當自動駕駛汽車出現的時候,提供打車服務的成本會變得非常高效” 。

于是,愿景基金一期首批重倉領域就有自動駕駛,而軟銀對Cruise從下注到離場反映了愿景基金能力的變遷。

這只基金于2017年5月完成了1000億美元的巨額募資,該數額是有史以來最大PE基金的三倍。此后,這只基金以PE資金規模運作卻秉承VC打法,針對中美科技領域的成年獨角獸下注。

愿景基金財力雄厚,被其看重的項目都能獲得超過常規發展的幾倍資金,既有機會以超過上市公司的資產規模長期處于私營狀態,也可在架構上有更多靈活性。Cruise創始人Kyle Vogt在2018年表示,軟銀入股后,正經歷虧損的Cruise資金充裕,正在重組成為一家架構上更像初創公司的組織。

愿景基金還傾向在同一類別多重下注,確保自己總是贏家。

從自動駕駛領域兩筆最大出手來看,2018年選擇Cruise,更多看重的是通用汽車作為傳統主機廠的可靠;2019年選擇Nuro,體現了對硅谷新貴的追逐,還彌補了軟銀在無人配送領域的空白。愿景基金的Portfolio中還出現過硅谷自動駕駛五大家族中的另一位—Aurora的身影。

除了對自動駕駛細分賽道的獨角獸直接投資,軟銀也率先觸及到了與自動駕駛相關的所有軟硬件領域。

2019年之前,在軟件方面,愿景基金一期領投了地圖公司Mapbox;在智能算法領域,看上了專注自動駕駛數據收集與軟件研發的Nauto;在硬件領域,愿景基金雙面押注了激光雷達黑馬Innoviz和激光雷達的潛在替代品Light。

2019年底,軟銀率先實現了在自動駕駛領域的All in。與此同時,軟銀對同時期聲名鵲起的造車新勢力卻興趣冷淡。

令人困惑的離場時機

完成了自動駕駛領域的布局后,軟銀水逆悄然而至。

2019財年結束時,軟銀集團凈虧損達到創紀錄的167億美元,愿景基金一期是拖后腿的主力。OneWeb破產、Wirecard丑聞、Brandless倒閉,負面接踵而至,WeWork的巨坑,投資組合中以Uber為代表出現的8家2019年上市企業都出現了投資金額和回報倍數的倒掛,給軟銀造成了致命打擊。

3個月后,軟銀通過在二級市場買入科技股實現了從巨虧到盈利的反轉,但這并不代表真正走出困局。

軟銀起初仍寄望于自動駕駛挽回局面。在2020年3月,軟銀宣布開啟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股票回購之際,仍敲定了對滴滴自動駕駛部門的投資,投資體量與對Uber自動駕駛部門相當,由愿景基金二期執行??上У氖?,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末,軟銀對滴滴的120億美元投資只值75億美元。

2020年之后,愿景基金二期開始活躍于臺前,它的體量遠小于一期,將自動駕駛領域排除在外,對相關產業鏈的涉獵也基本停滯。

2021年第三季度,因投資組合中的頂級科技股估值低迷,愿景基金再次出現了創紀錄的虧損,虧損總額達102億美元。孫正義親口承認,軟銀正處于一場暴風雪之中。

受低迷投資業績影響,軟銀的離場時機變得令人困惑。其重倉持有的Uber自2019年5月上市之后便連續遭遇股價暴跌,可軟銀在最艱難的時日并未想過減持Uber,而行至2021年,軟銀股價重回正軌之后,卻開始陸續拋售Uber股票。

此番對Cruise的套現也是一樣。自動駕駛燒錢人盡皆知,Cruise僅2018年就虧損了15.12億美元,且業務進程令自己的CEO都不甚滿意,可過往的軟銀力挺到底。如今Cruise在商業化落地大有起色之際,軟銀卻放棄了享受Cruise未來可能帶來更高收益的機會。上月月初,Cruise宣布已經 “達到了運營完全無人駕駛汽車的里程碑”,這是向軟銀發出信號表達它正在等待第二筆承諾資金。六周之后,軟銀的紅包并未到賬,也給了通用汽車踢其出局的借口。

愿景基金早期在自動駕駛方面與國內有關的重要投資,除滴滴之外還有商湯科技。去年年底,商湯科技IPO之日股價暴漲,此后維持了高水準估值,這種表現幫助軟銀在剛剛過去的第三財季中收獲了小幅盈利。

其實,軟銀并沒有完全放棄在自動駕駛領域的投資,愿景一期去年年底低調參與了曾重倉的Nuro的最新一輪融資,后者估值已經漲到了86億美元,很可能給軟銀帶來豐富的收益。

全球自動駕駛正處于L2向L3級別轉變的關鍵階段,整個行業處在爆發初期。軟銀提前看到了自動駕駛的未來,卻受困于當下的自己。這家巨頭需要等真正緩過氣來,才能重估自己創造的價值?!矩熑尉庉?周末】

來源:界面新聞

IT時代網(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,定時推送,互動有福利驚喜)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轉載必究。
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。LP均來自政府、互聯網IT、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。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、通信、互聯網、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。決策快、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。

相關文章
自動駕駛大規模爆發前夜,最早布局的軟銀為何選擇離場?
美監管機構新規 全自動駕駛汽車不再強制配備手動控制裝置
寬松時代結束:美國自動駕駛監管環境悄然收緊
大眾汽車收購華為自動駕駛業務?已有華為員工收到“內部轉崗約談”

精彩評論

?